AsiaGaming
AsiaGaming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中心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网址: AsiaGaming

地址: 东莞市高埗镇振兴北路华宏西街1号

 

搭便车、拼车)




作者:AsiaGaming     发布时间:2020-08-13 17:45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顺风车环保节能、减缓交通压力、促进人与人之间信任的理念,让更多的人了解顺风车,支持并加入这项公益活动之中,推动绿色出行、文明交通、人人关注环境保护等方面。

  顺风车是在21世纪比较流行的词语,是指搭便车、顺路车、拼车的意思。顺风在中国汉语字典里有顺利、和顺之意,也指顺着风向行进。倡导同路的朋友搭乘一辆车出行,为交通减压,为环境增分。

  2016年12月21日,北京市《网约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细则》正式对外发布。

  2018年8月31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召开第二次会议,决定自9月5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

  2016年7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网络约车管理办法,明确了网络约车合法地位,并对网约车实行市场调节价,必要时实行政府指导价。《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车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管理暂行办法》)

  从1998年开始,王永开顺风车搭载的路人超过万人。从最开始遭遇白眼和不解,渐渐获得人们的理解和认同,赢得了越来越多的信任和感谢。他曾经向有关部门提过很多建议,希望能够把顺风车制度化,鼓励更多的车主像他一样加入顺风车活动。

  永联合邓飞、赵普、郎永淳、陈伟鸿五位公益人士在新浪微博发起的“春节回家顺风车”活动,倡议大家开顺风搭载同路的老乡一起回家,缓解春运困难。截至2月10日,参与活动的微博网友超过18000人,500余车主帮助约1000名余乘客免费回家过年或返城工作。得到了网友和社会各届的支持和好评。

  让更多的人加入顺风车公益活动,倡导同路的朋友搭乘一辆车出行,为交通减压,为环境增分!大家都做点身边的小事,这个世界会变成美好人间。

  2018年5月21日,交通运输部表示,顺风车和网约车是不同性质的出行,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要探索建立政府部门、企业、合乘双方等共同参与的多方协同治理机制。

  交通运输部表示,合法的私人小客车合乘应当具备两个核心要件:一是以满足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二是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而且驾驶员提供合乘服务每车每日不超过2次。

  2019年11月28日,针对滴滴顺风车日前宣布上线运营,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表示,驾驶员所从事顺风车行为必须不以盈利为目的,同时要对每车每日的合乘次数有一定限制。鼓励有条件的平台公司按照有关规定和要求,开展顺风车业务,加强安全管理措施,至少要做到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平台公司必须严守安全底线。对上线车辆技术性能和驾驶员背景要做好审核和动态监控,保护好用户个人信息隐私,从源头上保障安全;

  二是要符合顺风车本质。必须是以驾驶员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拟合乘人员选择合乘车辆。驾驶员所从事顺风车行为必须不以盈利为目的,仅与搭乘人员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

  三是平台公司不能以顺风车名义提供非法网约车服务。顺风车应按照各地有关规定,对每车每日的合乘次数有一定限制;

  四是平台公司要快速响应处理乘客投诉。及时有效处理突发应急事件,并要承担安全事故先行处理责任,保障驾驶员和搭乘人员安全和合法权益。

  2012年2月北京机动车保有量突破500万辆,预计到2020年,中国汽车保有量将超过2亿辆。2013已经有十多个城市的机动车保有量超过了数百万辆。根据国外经验,“顺风车”每天可有效减少10%-25%的车辆。

  以北京500万辆车最低标准10%进行计算,除去北京市平均每天尾号限行的100万车辆,每天可减少40万辆。据数据显示,我国在售轿车的平均油耗约为百公里8.06升。以每辆车每天行驶20公里为例,油耗约为1.6升,那么40万辆车每天可减少油耗约464吨,每年则可减少油耗约17万吨。

  而汽车发动机每燃烧1千克汽油,就要消耗15千克新鲜空气,同时排出150克-200克一氧化碳、4克-8克碳氢化合物、4克-20克氧化氮等污染物。如果按38万辆车每天节约一千克汽油计算,那么我市每年将少消耗新鲜空气约250多万吨,减少排放一氧化碳约3万吨。

  日益增长的城市人口和机动车数量给道路交通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都面临着汽车保有量惊人增速的严峻考验。车越来越多,路上越来越堵,尾号限行和错峰出行等措施也层出不穷,但北京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究其原因,“限”和“堵”并不是办法,“疏”才是解决之道。所以,除了大力发展舒适快捷的公共交通和轨道交通之外,减少汽车出行率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顺风车”每天可减少10%-25%的车辆,以北京500万辆车最低标准10进行计算,除去北京市平均每天尾号限行的100万车辆,每天可有效减少40万辆。可从小区内部或单位内部做起,同一社区在同一地点(沿线)上班的四个人开顺风车上下班,大家每人开一星期的车,一个月下来,每人只需要开一周的车。这样就会在上下班高峰期里有效的减少汽车的出行率,进而缓解交通的压力。

  人和人最远的距离,是两颗心的间距。因为缺乏信任,人与人之间变得冷漠;因为缺乏信任,一些社会良俗正在离我们渐渐远去。

  让路人搭顺风车,这是新型的文明行为、是和谐社会的一种体现。同时顺风车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思考,其实期待友好互助的人际关系需要的是真诚与执著。因此,我们与其喋喋不休人世间的冷酷,不如打开心扉,把友好互助的手伸向陌生的人群,那么信任与真诚的人际关系就能回归到我们身边。

  顺风车减缓交通压力,如减少10%的车辆则可提升10%的效率。还是以北京为例,由于北京地面交通压力巨大,居民出行速度慢,以平均每人每天出行时间1小时为例,按照提升10%的效率计算,每人每天可减少6分钟的出行时间。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北京职工年平均工资为56064元,即每月4672元,每天(按22天计算)212.3元,每6分钟(按8小时计算)2.6元。2012年初,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000万人计算,按50%出行人数计算,每天可提高效率的价值为2600多万元。每年按照200个工作日计算,则顺风车提升效率带来的价值为66亿元。

  2013年春运期间,“温暖2013——春节回家顺风车”大型公益行动,吸引来自全国各地超过40万热心车主和乘客参与,成功帮助超过

  2014“惊鸿回家·春节回家顺风车”累计帮助25755人免费回家返程工作。

  顺风车日,时间在每年的6月6日,寓意为“六六大顺,一路顺风”。 旨在宣传顺风车环保节能、减缓交通压力、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打造成由中国人发起的全球性公益活动,引起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首届顺风车日”于2012年6月6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举行。顺风车日”正值一年一度的高考期间,作为首届顺风车日成立后的第一次爱心传递,顺风车向全国所有车主及在国内生活、工作的港澳台同胞及外国友人共同发出“高考顺风车”倡议书,倡导所有车主在高考期间,尽量少开车,或者不开车,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减轻高考期间交通压力;倡导接送孩子参考高考的车主,也能为同社区、邻里或者朋友中有参加高考的考生提供顺风车;倡导尽量不要在考场周围鸣笛、停车、久留,尽量保证考场周围交通畅通。

  “第二届顺风车日”于2013年6月6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举行。除北京外全国还有银川等六个城市同步举行顺风车日相关活动。会上宣传顺风车将开展对满载的顺风车代付高速费的试点,试点活动将从6月17日至9月20日(每天7:00-9:00早高峰期间内)开展为期三个月的试点,针对从京藏高速进京方向的回龙观载有3人及3人以上且贴有顺风车车贴的私家车将由顺风车公益基金代为支付高速通行费用。此次试点旨在观察优惠政策对顺风车的推动作用,有望成为民间组织通过试点来探索和推动政府出台公共政策的先例。

  2014年6月6日,第三届顺风车日在京启动,顺风车发起人王永和来自全国28个城市的42位顺风车地方站负责人齐聚首都组

  顺风车之所以得不到民众的响应,很大一个原因是钓鱼执法的影响。没有制度的保障,很多想开顺风车的人望而却步。

  2008年7月18日下午安徽合肥67岁退休职工老人免费骑摩托捎带陌生人,结果被当做非法营运处罚3万元。

  2009年10月14日,司机孙中界本是好心搭载路人,却被认定非法营运,遭遇钓鱼执法,18岁司机孙中界愤而断指自证清白。

  搭顺风车看似简单,但必须考虑如何把需求和供给有效结合起来,如何区别顺风车和非法营运问题,避免黑车钻顺风车的漏洞。因此,有关部门需要对顺风车问题重视起来,使顺风车制度化,尽快提出解决方案。

  顺风车安全问题涉及两个层面,一是车主或乘客对另一方主动造成的抢劫等蓄意伤害,还有就是发生交通事故。如何避免和降低顺风车的安全问题,保障车主和乘客双方的安全,是顺风车发展的关键。

  不用花钱买票,不用耗时排队,符合节能减排、有助于减少路面交通压力,但是需要一点勇气去搭乘陌生人的“顺风车”,面对这样的邀请,您会怎么选择呢?绝大多数人是选择拒绝,社会都有防御心理。信任的缺失是导致顺风车无法常态化可行化的普遍因素。

  2008年3月,两会期间王永委托全国政协常委欧阳明高提交《倡议节能环保顺风车的提案》。

  2009年3月,委托皇明太阳能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黄明提交《倡议节能环保顺风车的建议案》。

  2010年12月1日,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永在《人民日报》撰文《汇聚全球智慧,求解堵城之困》。

  2011年3月8日,组织举办两会顺风车提案座谈会,讨论两会顺风车提案。

  2011年3月,委托全国政协委员华旗资讯集团总裁冯军提交《建立顺风车制度缓解北京交通压力提案》。

  2012年3月,委托驻豫全国政协委员金正新建议《设立“世界顺风车日”建议案》。

  一、在进出城的高速公路收费站设置专门通道,对于乘坐3人及以上的小型车辆减半或免收高速费。

  二、市内交通拥堵地段,提高停车费标准是合理的,但同时可规定小型车辆乘坐3人以上可减半征收。如果城市交通征收“拥堵税”,应对3人以上乘坐的小型车辆减免征收。

  三、政府倡导并支持民间组织推动免费顺风车制度,比如在一些大型住宅区内倡导建立顺风车互助联盟,吸收车主和乘客自愿参与,签订相关协议,提供规范服务。

  王永连续多年委托政协委员递交关于顺风车的提案,希望政府可以从实际行动上支持顺风车,以让人们享受到优惠与便利,相信很多人都会支持这一行动。

  安全问题是顺风车活动中最为关键的问题。2012年“春节回家顺风车”为了保证参与活动车主和乘客的安全,也是鼓励更多的爱心车主加入到活动中来,阳光保险集团为爱心车主提供了2012份保险,保险期限一个月,每份保额50万元,以自驾(乘)汽车意外伤害为保障责任的“志愿者关爱计划”保险。

  顺风车与太平洋保险签订“顺风车安全出行保障计划”,为顺风车前66666位实名车主及乘客免费提供行车中的意外伤害保险及医疗保险,每人保额为3万元,期限为一年,总保险金额近22亿元。同时车主和乘客在顺风车平台确定搭乘顺风车时会签署一份电子搭乘协议书,里面包含如不是车主违反道路交通乘客所造成的伤害,车主将不向乘客赔付任何费用等规定以来免除发生交通事故的后顾之忧。

  顺风车建立实名认证体系,加入顺风车的车主和乘客需要进行实名认证,实名认证的内容有真实姓名、手机号,同时车主需要实名认证的信息还有车牌号、车型。

  只有认证通过后的车主和乘客才能进行顺风车路线的发布,乘客选择车主的顺风车只能先行进行预约和留言,只有车主确定同意其搭乘的请求,此时乘客才能看到车主的联系方式。

  2016年12月21日,北京市《网约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细则》正式对外发布。北京市依旧延续了此前“京车京人”的规定,此外细则还规定网约车司机的驾驶证件需为北京市核发,接入网约车平台的个人和车辆必须经过审核,具备相关资质后方可上路参与营运。

  2018年8月31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召开第二次会议,决定自9月5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

  2018年9月10日,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发出通知,自即日起至12月31日,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打击非法从事出租汽车经营的专项整治行动。加强顺风车平台驾驶员背景核查、严格督促企业落实安全生产和维稳主体责任、健全完善投诉报警和快速反应机制、严厉打击非法营运行为。

  2020年3月1日,交通运输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印发通知,要求即日起,全面暂停离汉、离鄂和进出京跨城的网约车、顺风车业务,坚决防止疫情通过网约车、顺风车从武汉、从湖北输出,坚决防止疫情通过网约车、顺风车输入北京。

  1991年出生的谢子健2013年就读于上海大学,家乡在甘肃兰州。2013年寒假回家,谢子健另辟蹊径,自上海开始先后搭乘12辆“顺风”车,途经5省8地,全程分文未花,历时2天1夜到达家乡。谈及搭车的感受,谢子健直言:“一路经历了太多的感动,这次旅途是我永远的青春记忆。”

  2013年1月16日早上谢子健仅仅携带了100元,背着帐篷和一块写着“学生求搭车回家”的木板从上海郊区出发,开始自己的“搭车之旅”。

  谢子健印象最深刻是第一个愿意让他搭车的司机,从上海到昆山的路途上,两人交谈甚欢。当司机知道谢子健是名大学生且只带了100元路费返家,临别时,硬塞给谢子健50元钱。“司机大哥经济并不富裕,还担心我路途费用不够,真是出门遇好人。”谢子健说。

  谢子健每次搭车都在高速服务区询问有无顺风车,“只要顺路一般都没有人拒绝,还遇到看我背着‘求搭车’的木板主动邀我搭车的好心人。”谢子健自上海开始途经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甘肃等5省8地,途中一共搭了12辆“顺风车”,其中3辆货车,9辆私家车。

  9岁女童刘子墨用一种让人震惊的方式度过了自己的暑假,近一个月的旅行中,她和父亲用徒步搭乘陌生人“顺风车”的方式,游览了河南、湖北、湖南、贵州、四川、重庆、山西等7个省市,整个行程4000余公里。沿途中,小子墨问路、求搭车、买车票全部独立完成,父亲仅充当了“保镖”的角色。、

  父母策划为9岁女童度过“特殊”暑假,经过慎重考虑和精心谋划,夫妻俩决定整个行程由只有9岁的小子墨主导,包括:问路、买饭、搭车、住宿等等行为。而爸爸刘涛只是一路随行,并充当“保镖”角色,保障女儿人身安全。

  第一次和陌生人搭讪,小子墨各种的不好意思,内心充满了胆怯,不时的回头望着爸爸,但是爸爸站在身旁只是含笑望着她,一言不发。“不能还没有开始就失败。”小子墨给自己打着气,并勇敢的迈出了第一步。

  在爸爸刘涛的眼中,女儿的成长很迅速,最开始的几次搭车,孩子的声音仿佛蚊子哼哼,但后来越来越顺利,不仅能够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意图,有时还会扮扮“小可怜”。最明显的变化出现在孩子的表情上,起初的表达搭车想法的时候,小子墨很是扭捏,有时眼中还会噙满泪水,慢慢的脸红不好意思的神情消失了,变成了一脸灿烂的笑容。

  谈起搭车的经历,刘子墨对燕赵都市报记者说,最多的感受是“正能量”。在贵阳的时候,她和父亲遭遇了一次“雪中送炭”。当时他们在荒郊野外差不多等了一个半小时,天色越来越暗,却始终没有一辆车往他们下一站的方向行驶,几近崩溃的时候,一辆轿车停在了身边,“那个叔叔本来往南走,我们往东,了解我们的事后,叔叔专门开车绕了一大圈送我们。好叔叔,我记得他。”一路行来统计,刘子墨父女俩搭乘了37辆“顺风车”,足迹遍布7个省,4000余公里。

  遭遇外界评论“急转直下”的,前有顺风车,后有电影评分。在豆瓣看电影评分同坐嘀嗒顺风车一样,都是一种个体选择。当然,相对于豆瓣上的评论,嘀嗒在顺风车业务上应该有更多考量,毕竟,顺风车业务直接关系到乘客的安全,而不仅仅是信息接收上的困扰。

  春运让人们对顺风车的需求激增,滴滴仍然在小心谨慎修补“安全门”,新入场的竞争者能否借春运逆袭,顺风车市场还能回归往日繁荣吗?

  从大环境来看,邪恶的犯罪是偶发事件且不可控,但法律空白给了不知是蠢是坏的平台自由发挥的机会,蠢还可以靠多花钱请聪明的人去弥补,坏就等死吧。但作为个人,我们要明白,为此付出最大代价的,永远是我们自己。

  三个月前骇人听闻的空姐遇害案后,关于滴滴的讨伐声便一直不绝于耳。但当时,滴滴迅速反应并协助警方缉拿凶手,还是获得了大部分人的谅解——至少从并未明显减少的业务订单量来说。

  一条小路上,前后无车,你被劫持在一辆车里,此时能做什么?此前一天,同样这辆车里,林女士在车拐进「没有建筑物」的路上时,果断让司机停车后下车,在司机追上来时,她警告将报警。

AsiaGaming



  • 上一篇:40多人干了4个多月活却拿不到工资“ofo”搬运工
  • 下一篇:缓解复工出行难:顺风车上线“顺路同事”功能
  •  
    24小时咨询热线:
    AsiaGaming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中心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手机:  地址:东莞市高埗镇振兴北路华宏西街1号
    ©2018 东莞市天发物流公司 版权所有